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悉由自然的博客

当天空晴朗无雨的时候 当夜空繁星亮起的时候......

 
 
 

日志

 
 

【原创】不可言说的温爱  

2014-08-20 14:40:25|  分类: 读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可言说的温爱

——读汪曾祺《大淖记事》

 

不可言说的温爱 - 悉由自然 - 悉由自然的博客

 


 近日,读了汪曾祺的短篇小说《大淖记事》。 汪曾祺以故乡高邮为背景创作的【乡土系列】小说(此篇为其中之一),洋溢着和谐清新之美,处处充满了对健康美丽人性的描绘。他以优雅散淡的笔触,灵敏细致地挖掘平民生活中的人性美和人情美,在平凡中折射出人生哲理。他的小说从容平淡,给人一种“不可言说的温爱”,就像一幅幅生动活泼的画,是一个爱与美的世界。

  汪曾祺(1920——1997)小说家、散文家、戏剧家。汪曾祺的小说在思想内容上多表现美与健康的人性,他对新时期小说最大的贡献在于创造了一种散文化的小说文体。他的小说近似随笔,随意洒脱,亲切自然,同时还注重气氛的描摹。他认为在短篇小说中只要写出了气氛,即使不写故事,没有情节,不直接写人物性格、心理,也可以“在字里行间都渗透了人物”,因为“气氛即人物”。

《大淖记事》描写小锡匠十一子同挑夫的女儿巧云的爱情故事,挺拔四称的十一子和心灵手巧的巧云在劳动和日常生活中产生了感情。作品同时以散文的笔调,细腻地描写了大淖的风光、世俗和人情。

  大淖景色很美:春初水暖,沙洲上冒出很多紫红色的芦芽和灰绿色的蒌蒿,很快就是一片翠绿了。夏天,茅草、芦荻都吐出雪白的丝穗,在微风中不住地点头。秋天,全都枯黄了,就被人割去,加到自己的屋顶上去了。冬天,下雪,这里总比别处先白。化雪的时候,也比别处化得慢。河水解冻了,发绿了,沙洲上的残雪还亮晶晶地堆积着。

 大淖风俗很特:这里人家的婚嫁极少明媒正娶,花轿吹鼓手是挣不着他们的钱的。媳妇,多是自己跑来的;姑娘,一般是自己找人。他们在男女关系上是比较随便的。姑娘在家生私孩子;一个媳妇,在丈夫之外,再“靠”一个,不是稀奇事。这里的女人和男人好,还是恼,只有一个标准:情愿。有的姑娘、媳妇相与了一个男人,自然也跟他要钱买花戴,但是有的不但不要他们的钱,反而把钱给他花,叫做“倒贴”。

  因此,街里的人说这里“风气不好”。

  到底是哪里的风气更好一些呢?难说。

 大淖人情很浓:《大淖记事》中写重伤的十一子被救回后,有这样一节:东头的几家大娘、大婶杀了下蛋的老母鸡,给巧云送来了。锡匠们凑了钱,买了人参,熬了参汤。挑夫,锡匠,姑娘,媳妇,川流不息地来看望十一子。他们把平时在辛苦而单调的生活中不常表现的热情和好心都拿出来了。他们觉得十一子和巧云做的事都很应该,很对。大淖出了这样一对年轻人,使他们觉得骄傲。大家的心喜洋洋,热乎乎的,好像在过年。

   这里写的是民风的淳朴、人情的美好,写的是战胜强暴的乐观精神,写的是人们生命的韧性和顽力。在民间朴素的认识里,爱才是构成集体心理本质的东西。                

   小说中的主要人物:

  十一子:因为他太聪明,长得又太好看了,他长得挺拔四称,肩宽腰细,唇红齿白,浓眉大眼,头戴遮阳草帽,青鞋净袜,全身衣服整齐合体。天热的时候,敞开衣扣,露出扇面也似的胸脯,五寸宽的雪白的板带煞得很紧。走起路来,高抬脚,轻着地,麻溜利索。锡匠里出了这样一个一表人才,真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老锡匠心里明白:唱“小开口”的时候,那些挤过来的姑娘媳妇,其实都是来看这位十一郎的。

  巧云:十五岁,长成了一朵花。身材、脸盘都像妈。瓜子脸,一边有个很深的酒窝。眉毛黑如鸦翅,长如鬓角。眼角有点吊,是一双凤眼。睫毛很长,因此显得眼睛经常是眯皠着:忽然回头,睁得大大的,带点吃惊而专注的神情,好像听到远处有人叫她似的。她在门外的两棵树杈之间结网,在淖边平地上织席,就有一些少年人装着有事的样子走来走去。她上街买东西……同样的钱,买回来,分量都比别人多,东西都比别人的好……泰山庙唱戏,人家都自己扛了板凳去。巧云散着手就去了。一去了,总有人给她找一个得看的好座。台上的戏唱得正热闹,但是没有多少人叫好。因为好些人不是在看戏,是看她。

   他们俩呢,只是很愿意在一处谈谈坐坐。都到岁数了,心里不是没有。只是像一片薄薄的云,飘过来,飘过去,下不成雨。

  十一子与巧云的爱情无疑是小说最为眩目的部分。汪曾祺写巧云救治十一子一节可谓中国当代文学描写的经典段落:

  巧云捧了一碗尿碱汤,在十一子的耳边说:“十一子,十一子,你喝了!”十一子微微听见一点声音,他睁了睁眼。巧云把一碗尿碱汤灌进了十一子的喉咙。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也尝了一口。

  汪曾祺说,后边这一句是原来没有想到的。只是写到那里,出于感情的需要,迫切地要写出这一句。而且,写这一句时,他流泪了。看来,作家写作时,是把自己融入其中的。

  巧云是汪曾祺小说中一个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她的身上带有更多现实生活的无奈,但这个坚强的女子从来没有因为生活的残忍,失去信心和勇气。当父亲和爱人都不能工作,生活的重担落在她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她没有退缩,她勇敢地挑起生活的重担,坚韧不拔的精神让人感动。

  巧云一家有了三张嘴,两个男的不能挣钱,但要吃饭。巧云没有经过太多考虑,把爹用过的箩筐找出来,磕磕尘土,就去挑担挣“活钱”去了……从此,巧云和邻居的姑娘媳妇在一起,挑着紫红的荸荠、碧绿的菱角、雪白的连枝藕,风摆柳似地穿街过市,发髻的一侧插着大红花。她的眼睛还是那么亮,长睫毛忽扇忽扇的。但是眼神显得更深沉,更坚定了……

  小说的结尾:

  用平常之心、善良之心,跨越不幸。基于此,作家情不自禁地写下了一个大团圆的结尾:

  十一子的伤会好么?

  会。

  当然会!

  这样的结尾,让小说平生了祥和的暖意。使作品中发生在巧云和十一子身上的一幕一幕立时闪回。在这里,作家不是不忍写缺陷的美和美的缺陷,而是对十一子和巧云的最终胜利抱有信心。

 《大淖记事》这篇小说,让读者记忆深刻的不是主人公的爱情故事,而是获得了一种心灵上的平静,体味着自然的爱与美……实为一份不可言说的温爱!

 

不可言说的温爱 - 悉由自然 - 悉由自然的博客

 (上图选自莲子的绘画作品,下图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